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官之图 !

    “呵呵,还保密,你以为我不知道啊,是打给陈书记的。”朱一铭诈道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,那为什么还要问我呢?”谁知郑璐瑶根本不上当。

    “好了,算我请教你了,告诉我一下这陈书记究竟是何方神圣?”朱一铭近乎哀求道,“我现在可是个病人,把我憋坏了,你可得承担责任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吓唬谁啊,你以为本姑娘是吓大的?”郑璐瑶轻蔑地扫了朱一铭一眼,不屑地说,“要告诉你也可以,叫声好听的。”

    朱一铭一听,嘿嘿一笑,说:“你想听好听的,还不简单,耳朵竖起了,听好了。”

    郑璐瑶配合地坐正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妹妹!哥哥可等得很心急啊!”朱一铭一脸坏笑地说。

    郑璐瑶开始没反应过来,仔细咀嚼了两遍,发现了其中的暧昧,恨恨地说了声:“流氓!让你敢拿本姑娘开涮,看我怎么教训你!”

    说着,就从坐着的那张床上扑了过来,直接 伸手揪朱一铭的耳朵,朱一铭连忙伸出右手推挡。朱一铭躺在床上,所处的位置比较低,郑璐瑶则是居高临下,两人推让之间,朱一铭右手竟抓上了对方的左胸。顿时,两人都尴尬不已,尤其是郑璐瑶,脸一直红到脖子根了,朱一铭也愣在当场,右手还傻傻地举着,仿佛还在留恋那份柔软与坚挺。

    “要死啦!”郑璐瑶小声地抱怨了一句,转身出了门。她倚在门外的墙上,连着几个深呼吸,才让自己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,真是好奇怪的感觉,让人心惊,竟还有几分不舍,真是乱七八糟的。

    朱一铭见郑璐瑶出去以后,以为她肯定是生气了,心里满是懊悔之情,人家一个大姑娘家好心地来照顾自己,自己居然对人家动手动脚的,真是太过分了。万一她要把这事告诉梅芝华,那自己不就成了个见色起意的小人了吗,老板还不借机开了自己。

    正当朱一铭胡思乱想之际,郑璐瑶推门走了进来,手里还端着一碗青椒肉丝面,朱一铭这才记起,李志浩打电话来之前,自己说肚子饿了,想要吃面。弄了半天,原来对方是出去为自己下面的,还得自己在胡乱担心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啊,刚才的事情对不起啊!”朱一铭低声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,整天就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真是一个大色狼。”郑璐瑶恨恨地说,“快吃吧,一会儿凉了,面就粘到一起了。”说完,把面放在床头的柜子上,蹲下身子帮朱一铭把床摇高了。随着床逐渐升高,朱一铭昂头向对方看去,谁知竟看到了一副香艳的图画。郑璐瑶橘黄的薄袄里面是低领线衫,此时朱一铭居高临下,线衫里面的风景一览无余。想起对方刚才对自己的评价,连忙把眼睛移开,可那好像有强力磁铁一般,三两秒钟的功夫,目光又投射到那两座峰峦上面了。床的位置终于足够高了,郑璐瑶走到床头来把面端了过来,朱一铭才不得不收回那两道乐不思蜀的目光。

    由于确实是饿了,朱一铭狼吞虎咽的,一会功夫把满满一大碗面吃完了。刚把那一次性的塑料碗扔进垃圾桶,郑璐瑶就发话了,“刚才那陈书记的身份,你有没有想出来呢?”

    朱一铭茫然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头猪,就知道吃和……”郑璐瑶突然停住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语,她这时才意识到那话不适合从一个女孩子嘴里出来。

    “和什么啊?”朱一铭假装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,再说我就不理你了。”郑璐瑶怒道。

    朱一铭连忙举手作投降状,然后一本正经地说:“那陈书记究竟是谁啊?我想破脑袋都毫无结果。泯州书记姓李啊,难道是我听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往上想。”郑璐瑶用手指了指天花板。

    “上面我想过了啊,省一级的,政法委、纪委的书记都不姓陈啊!”

    “再往上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朱一铭心里一拎,再往上可就是省委主要领导层面的了,“难道是他?”朱一铭此时终于想到了一个陈书记,他满脸惊愕地望着郑璐瑶,嘴张得足足能塞下一个鸭蛋。

    郑璐瑶调皮一笑,肯定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朱一铭从郑璐瑶的表现进一步确认自己的判断,自己其实早该想到了,谁能一个电话,让堂堂的泯州市委书记上蹿下跳的,对自己这方地人隐隐还有巴结之意,那可是跺个脚,整个泯州都要抖三抖的主。这个消息真是太有震撼力了,那自己老板的夫人又是什么来历呢,竟能随时随地地给淮江省一号打电话,并能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。朱一铭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,不敢再往下想了,恐怕传说当中的太.子.党,也不过如此吧。想通了这点,朱一铭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微笑,自己老板有如此强硬的后台,那自己自然大树底下好乘凉了。只要自己不懈努力,说不定也会就此官运亨通。

    “看你笑得那德性,准时又在打什么坏主意。”郑璐瑶看见朱一铭一脸得意的笑,忍不住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。”朱一铭连声否定,心想,我怎么在你心里就落这么个印象。

    正当朱一铭和郑璐瑶在聊天打屁之时,泯州市的二号家庭里却如翻江倒海一般,闹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常委会刚刚结束,王吉庆就打电话给自己那混账儿子,让他哪儿也不准去,就待在家里等自己。王凯却说,自己此时正在应天。王吉庆大声吼道:“立刻给老子滚回来,否则就永远别回来了。”说完,直接扔下了电话。

    王恺一听这话,吓得不轻,连忙缩回了在一个小妹身上游走的手,急匆匆地和那群狐朋狗友打了个招呼,就上车忙着往泯州赶。

    一路上,车开得如飞起来一般,两个小时不到,王恺跨进了家门。见老爸如老僧入定般地端坐在沙发上,而老妈则在一旁抹眼泪,地上满是紫砂碎片和已经泡开的茶叶。看来这次老爸真是动了真怒,居然把那只心爱的紫砂杯子都给砸碎了,他一声都不敢吭,走到老妈跟前,刚准备坐下。

    “站好了,谁让你坐的!”王吉庆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一声,吓得王恺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,小声地嘟嚷了一句:“不坐就不坐,想吓死人啊!”

    王吉庆正憋这一肚子的气,这小兔崽子给自己惹了一个如此大的麻烦,居然还敢顶嘴,站起身来,抡圆了右臂狠狠给了王恺一个巴掌,边打边说:“吓死你倒好了,老子今天就揍死你。”随即,抬起右脚,狠狠地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王恺被打蒙了,一时反应不及,直接被一脚踹跌在地。从小娇生惯养的他几时受过如此的责罚,坐在地上竟抹起了眼泪。王吉庆的老婆见状心疼不已,一下子扑到王恺身上,边哭边说:“你要打,就先打死我吧!”

    王吉庆一声叹息,心如死灰,冷冷地说:“你就护着他吧,真是慈母多败儿,我们一家迟早都得毁在他手里。”说完,不再理睬哭作一团的母子,径直走向书房,嘭的一声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等王吉庆进去良久,王恺才敢向自己的母亲打听原委。当得知自己让人去整朱一铭时,那帮人里面居然有个皇亲国戚,现在害得曹奎要作检查,陈翔宇被贬,还有人甚至将面临牢狱之灾,吓得傻傻地站在原地许久、许久。

    第二天就是元旦,一大早,李朝运竟亲自到医院来探望朱一铭,还跟来了两个记者模样的人,说要采访一下见义勇为的英雄。朱一铭则如置身梦中一般,过后都不知道自己和那两个记者究竟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李朝运走后,朱一铭的病房立刻热闹起来,泯州市的大小官员走马灯一般,你方唱罢,我登台。说的都是些不咸不淡的祝早日康复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之类的话语,但无一例外地都奉上了一个大大的红包。

    李志浩一家是傍晚的时候过来的,朱一铭连忙把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想李志浩作了汇报,尤其是拿一堆红包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志浩听后,笑了笑说:“那红包是人家慰问你的,你告诉我干什么呢,难道还指望我也给你一个啊!”

    梅芝华、郑璐瑶和李同悦听后,都笑了起来,朱一铭则不好意思地抓抓头,不再提这一茬。

    待了大约有一个小时左右,李志浩一家就回恒阳了,临走时,李志浩让朱一铭安心养病,什么时候出院,他会让常达来接。这话可大有玄机,听李志浩的意思是让朱一铭暂时就在医院里住下去,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第二天泯州日报上就登了朱一铭的事迹,典型的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就连他的一身伤,也变成了是和歹徒搏斗时留下的。朱一铭见后,苦笑不已,郑璐瑶倒很是开心,抓着那张报纸看了又看。梅芝华母女已经回应天了,走的时候根本没有问郑璐瑶是不是和她们一起回去。

    (本周精品推荐,求收藏)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